三池鹿门.

安雷戏文,双兰图文,周时段子only。


不要关注,thank you~♡。

联戏,雷狮视角.

@扶扶扶桑
写完了第一时间艾特!!!
虽然说是联戏但写得不好看…

在如此荒凉,连躲避的地形与建筑都没有的星球上,分头行动显然不是什么正确决定.该是运气意外的好才遇上这一路追兵无几,可安迷修那边的情况迟迟没有传来,饶是自己没那么些婆妈的碎心思也被他吊起了心中巨石.与持有者的通感是唯一联系起两人的方式,这地方的任务既然危险到需要自己与他共同执行,就绝不止仅仅是面对狂风与飞沙走石.

安迷修…

强烈不安感在踏上高地的一刹那横冲直闯心脏,周围霎时安静得只剩下胸腔中的高鸣.掌心抚上前胸,握拳狠捶发出同样巨响才让自己冷静下来.大量信息汇入脑海引得太阳穴直跳,无一不昭示着危机降临,体内冷热流仿佛感应到了一切产生嗡嗡共鸣.安迷修需要武器,但如果正如自己所想,那么首次武器取出,将会在饱含不稳定的因素的环境下进行,没有人确定是否百分百成功,而它对持有者双方造成的损伤同样尽数未知.

但谁又会为此退缩.

“雷狮。”

哼,才想到我了是吗。

清除杂念,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越过万里.一手撩起乌黑刘海露出已经沾有汗渍的前额,风卷云涌,双臂迎风张开任其灌入衣袖,凉意削不弱皮肤的燥热.脚跟点地划出半弧,背部转向悬崖,抬起下巴,像折翼鸟儿一般向后倒下,极速下坠.

『系统开始传送』

一次意料之内的强制传送,颈部项圈收缩时即执行命令,冰冷的机械女声随数据流动,虚幻间肢体拆分化为流光又如能量聚集,回过神来时,周身浮光褪去再显原型.闯入眼帘的是他狼狈不堪却颇为严肃的面容,视其为不得已的求和,不以为然地嗤笑出声.这声轻笑揉碎在浓烈的战火氛围中,是对他的嘲笑,也何尝不是自嘲.他最后还是意识到非走这一步不可,自己却也意外地一拍即合.

“怎么,终于打算拿回自己的刀了?”

嘴上不饶人早已成性,白帆头巾随风于空中翻飞猎猎作响,似无形屏障隔绝外界声响.仰头,眉眼间深藏笑意,视线相对时精神力量如两股浪潮交汇,碰撞,无声对垒.即便作为协战型武器储存器,绝对的实力依旧不被打压,重新苏醒的肉体将成为绝佳的战斗工具.屈起食指卷起他几丝侧发,他脸上擦破后干涸的血迹无不向自己宣告这是一场不容小觑的战斗,指尖电流游弋发出轻微蜂鸣,外套领口下拉胸膛暴露无遗.

“少给我墨迹了,动手吧。”

首次取出武器的感觉比想象中苦痛,微电流自心口处汇聚,如细枝成网流窜过身体刺激着遍路神经,仿佛从内部被巨兽撕裂,眉心拧起只差一声闷哼出声,但即使痛楚环绕也自信绝不可能挺不住这一次区区的武器取出.他的手掌及时托住了自己的后脑勺,借力支撑,嘴唇微张调整气息,另一手五指蜷起,指甲扣进皮肉却不觉疼痛,克制住身体的颤抖,向持有者投去狠戾目光.

“嘶…混蛋,快一点!”

目睹金色光剑剑柄成型,到全刀出鞘,腹中积淤的怒气被拔刀完成时人展现的喜悦冲碎,同样的兴奋也令自己战栗,不可否认,热流刀取出成型握于他手中的那一刻,迸发出的绝对力量撩拨起了自己极大的兴趣.遗留的疼痛感伴随击中大脑的晕眩使得自己无法迅速脱离他手臂的保护范围.没有拔出第二把刀的预兆,他脸上一闪而过的担忧便成了自己眼里多余举动,扯了扯嘴角露出尖利虎牙,戏谑笑容中带着傲然.

“拿好你的剑,骑士。”

感受到他手臂圈紧了自己,顺势手攀上他脖颈,倾半身靠近,一字一顿,语气平稳。下一秒音量拔高,似握有王权于下臣下达命令,掷地有声。

“别让我失望了!”

评论 ( 2 )
热度 ( 55 )

© 三池鹿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