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池鹿门.

安雷戏文,双兰图文,周时段子only。


不要关注,thank you~♡。

联戏,安迷修视角.

@扶扶扶桑
另一半💤感觉我的安比我写的好看…
截图可能会糊,就直接放主页了。


赤手空拳面对敌人的刀刃无疑处于劣势,即使是优秀的骑士也无法逆转战局.被锋利的剑刃逼得节节败退,每一招直指要害的攻击无不彰显对手训练有素和能将自己就地解决的自信.如果只是单纯的闪避,在如此荒凉的星球并没有适合脱身的地形和建筑.这样下去无路可走.

雷狮..!

目前处境下能救自己的只有被改造成协战型武器储存器的雷狮和他体内的冷热流刀.但没有人能确定改造的结果是否百分百成功,这就意味着从雷狮体内取出武器有一定的几率会伤害到他..这绝不被允许.思绪才恍然间,敌人的刀刃已从头顶挥至.暗叫一声不好身体已先于意识就地翻滚狼狈躲开一击.起身时脚尖点地疾退几步与人拉开距离.

"...会被他嘲笑的吧?"现在自己犹豫不决的样子.如此形势之下对他是冒险,对自己又何尝不是冒险呢.

「雷狮。」
待争取出几秒逃脱时间后呼唤名字将人强制传送到自己身边.伸出双手,碎片化的能量在两手间悬浮游走,极速碰撞下产生更巨大的能量,逐渐汇聚成依稀可见的人影.光影渐褪去,熟悉的头巾在面前翻飞把大气撕裂却挡不住他的桀骜与嘴角勾起的嘲笑.听见他嗤笑出声的同时把人环进臂弯,让人几近落在自己怀里.

"怎么,终于打算拿回自己的刀了?"
免不了的嘲讽,神情肃穆地与他灼热的目光对视算是默认.视线的碰撞中早已感受到蠢蠢欲动与随时跃起厮杀的冲动.发鬓被对方微卷起,怀中人的体温与方才挂彩的鲜血融合在一起化作烈火灼烧五脏六腑,燃起更强烈的战斗热情.一瞬间的迷离都逃不过狮子的眼睛.

"少给我墨迹了,动手吧."
"好."

左拳紧握置于人胸前再缓缓舒展开.蓄力感受到他胸前微电流在手下流窜而过,击穿介质溅起零星火花,浮起的是热流刀金色的流光.等到碎片化流光开始向光束集聚时借力向后以掌心为托将流光带出.看人眉间蹙着有些许脱力,料想取出武器的过程绝不会轻松,仅是沿光束向上的分流也让掌心一阵酥麻.无法减轻他的痛苦只能右手拖住他的脑后为他提供支点.碎发在手掌边缘晃动,偶尔会有电流从此处蹿起,无声消失.短短数秒之间,却又像过了几个世纪的无声战争般漫长.

"雷狮,你还好吗."
无法再分神关注他的神情与状态,只能用语言略加关心,集中更坚定的意念与力量在左手中.只要这样平稳的拔刀应该不会对协战型武器储存器造成伤害.

听他倒吸凉气而特意放缓的拔刀速度在怀中人的催促和战栗下又提了上来.金色在指尖旋转碰撞,最后团成一簇在手的指引下汇聚成剑柄的形状.光柱在手中积蓄得更长,直到完全出鞘的瞬间变得坚硬到可以斩断来敌.武器再次握在手中的兴奋令自己无暇顾及雷狮的感受,骑士的信念与英勇随之喷涌而出,侵袭每一根神经.

已经来不及再取出冷流了.将人摁进怀里护住,右脚向后跨出半步以格挡姿势挥动长刀主动迎接下一轮攻击.

"别让我失望了!"
"从来不会."

评论 ( 6 )
热度 ( 51 )

© 三池鹿门. | Powered by LOFTER